杨家太极拳传承

香港杨式太极拳学会 马伟焕

源自传统文化

太极拳的出现为时并不太古远,是近二、三百年间的事。 虽然常说「太极」最早见于二千年前的易经系辞,「 …易有太极, 是生两仪, 两仪生四象…」。 「易经」是我国古代哲学经典;可并不是太极拳的文字记载, 无法把太极拳的历史与易经等题并论,易经中有〈太极〉这名词,而《太极拳》三字以名词出现,最早还是见于「王宗岳太极拳经」。 武术名家马杰认为:先有太极理论后有拳术,拳术与太极理论通过长期实践相联系, 而产生了蕴含奥理的太极拳理论。 太极拳包含着一个武术体系,它的指导思想有很深厚的传统文化基础。 然而源流问题,众说之中,多推张三丰(见右图)为始祖,更有远朔上老子和轩辕黄帝,这都是师承相传,各有所依据,若作历史考证,就欠缺足够的文字理据了。 但从传统文化的角度来说:尊奉张三丰为太极拳祖师是没问题的, 要做历史考证是很难弄清楚…。 正如我国很多专门行业都各尊奉祖师;建造业尊奉的是鲁班先师,纺织业尊奉嫘祖等。武术是中华传统文化的一部份。 各个武术门派,各有源头,各自有尊奉的祖师。以今日而言, 那都是精神文化历史所传下来的 。

返回

太极拳的出现

是在十九世纪中叶清朝道光年间,河北广平府的永年城西大街道北有间药店「泰和堂」 (后改太和堂),东主陈德瑚是河南陈家沟人,因社会治安不宁,雇用护院陈云亭,(陈长兴1771-1853),本业标师,走镖在山东、河北一带,精太极拳,受雇作护院,并教店员学习武术,保店自卫,少年杨禄禅(露禅),李伯魁是永年人,也因此而有机会得陈长兴授以太极拳,后来,杨禄禅学成,随陈长兴投身保镖行业,晚年,父子签盟京都「得胜镖局」,并在北京设帐授徒,将太极拳发扬光大,百年间经四代传播而普及全国,使陈长兴的技艺真传绵续,使永年广府镇成为真正的太极拳发祥地。

返回

太极拳的发源地

今广府镇即是永年古城(见左图),地处邯郸东北六十里,古称曲梁郡,后魏改为广平郡,北周于郡置洺州,隋末窦建德称帝时(公元611-612年)建都于此, 遗迹至今尤存,明清以后,设广平府,并设有文武考场,为冀南经济文化重镇,冀鲁豫晋四省商客云集,至民国然后改为永年县。 明祟帧七年(1635年),有河南怀庆府温县人,陈姓药商在城西大街的道北开设了一家「泰和堂」药店,由于经营有道,店务兴隆,逾百年后,至清嘉庆十八年(1814年),泰和堂为第五代店东陈德瑚执掌。 为保店自卫,顾武师护院,适闻家乡陈家沟有镖师陈长兴,精内家绵拳,原押镖走冀鲁,今赋闲居家。 乃邀聘陈长兴来永年太和堂为看家护院,并教陈氏子弟及店员习武护店。 陈长兴到永年,最初教陈姓弟子炮捶,后永年人来学,则传授一种动作柔缓的绵拳称太极拳。 四十年前永年人尤循旧习称绵拳,今已不多闻。而当时太和堂练拳有一少年店员,名叫杨禄禅,也就是今日杨氏太极拳宗师。

返回

宗师受业

太极拳宗师杨禄禅(1799-1872),祖居河北广府镇西南二十里的阎门寨村,祖辈务农兼以经营煤业为生。 后迁永年城南关居住,杨禄禅少年时,受雇于城西街道北的[郑福修粮号]。 一日,路经泰和堂门前,适有市小无赖闹事,为掌柜陈昶出手击跌出街外,杨禄禅目击,心甚钦佩,遂恳诚求教,陈德瑚与陈长兴,察其诚,就许杨禄禅每日工余聚太和堂习武。 而太极拳名声日隆,店名亦由是而改为「太和堂」。 其时杨禄禅年仅十六岁,由于聪颖过人,且勤学苦练,得陈长兴心法相传,并告知禄禅:太极拳传自张三丰、王宗岳、蒋发,而陈长兴乃蒋发唯一传人。 数年间技艺已登堂奥,而陈长兴亦退休归里。 传说杨禄禅再与同里李伯魁往温县访陈长兴以求深造十八年。 但杨氏门人相闻是随陈长兴走镖,追随习艺。 学成,杨应邀授拳于太和堂,广府望族,武禹襄兄弟从学焉。 而李伯魁则偏研道学他去,不知所踪。 至1850年,陈长兴八十岁大寿,时武禹襄设帐北京,往返不便,使里人杨禄禅往贺寿,并可深造。 乃有「杨露禅三下陈沟」事闻。 太极拳经永年杨禄禅承陈长兴真传而奠定深厚根基。 「太和堂」在我们太极拳历史上曾起过重要的转承作用。历史上武术行业的运作,镖局与职业武术家的互系存在。客观环境造就杨禄禅,在他漫长的武术生涯里,通过实践将太极武术功能展出于世。

返回

武术家生涯

在冷兵器时代,武术的功能,在战场上是杀敌保身,家居则保卫乡土安宁,现今则以促进身心健康为主导。 当年武术家练武的出路是为应试武科,求取功名或设馆授徒为业,可是在清朝乾隆以后,武术家就多了一个热门出路,就是应聘于镖局当镖师。 清干嘉年间太平盛世,商务发达, 在商务运作过程中,商人异地采购,现银交易,银两调动额大而且次数频密,运现量和运货量大增,需要押运,在这样一个经济环境下的商务运作中,相当于现今的保安公司─标局就应运而生。 山西人神拳张黑五, 领乾隆圣旨,开设兴隆镖局于北京顺天府前门外大街,成为镖局之鼻祖。 所谓镖局,以"雇用武艺高超的人,名为镖师傅,腰系镖囊,内装飞镖,手执长枪(长矛),于车上或驮轿上插一小旗,旗上写明师傅的姓,沿途强盗, 看见标帜上的人,知为某人保镖,某人武艺高强,不敢侵犯。 重在旗标,故名标局。" 后将标字改依金字旁为镖局。 镖局起运的骡驮子,人称"标驮子"。 每一驮可驮银3000两。 由于镖局兴起,许多著名武术家都为镖局所罗至。 例如赵堡的陈敬伯,和兆元,陈家沟的陈长兴,陈耕耘等,乃至广平府的杨禄禅,杨班侯等,俱为名镖师,镖局之兴,经历逾百年, 京都「会友标局」全盛时期各分局共有镖师达1000多人。后因社会交通发展,中外票号(相当于今日之银行)相继设立,镖局功能日渐式微,多于民国初年结业。 镖师于青年壮年应聘于镖局,长年在外护镖,走镖途中充满艰难风险,镖师凭武功和体魄作本钱,以侠义为范。 年老了就不耐旅途劳顿,只可退而为看家护院,再年纪大,退休返乡颐养天年,教几个子侄武功。 陈长兴当年为镖师,上了年纪,就在离乡八百里外的广府镇太和堂当护院。 教出一代宗师杨禄禅。 陈长兴长年走镖冀鲁,不在家,儿子陈耕耘在陈家沟,没有向乃父学到太极拳,惟有投教于陈家沟以东八里外北平皋村的陈有本, 在馆一年学成,后其孙陈发科,曾孙陈照奎等,皆一脉相传。 也就是今日陈家沟的拳术。

返回

相映成辉

太极拳的另一位宗师是武禹襄。武河清,字禹襄(1812-1880),真棣广平府永年县人,禀贡生,性至孝, 仗侠义, 长兄武澄清,曾官河南舞阳县知县,二兄汝清,进士出身,曾官刑部四川员外郎。 兄弟三人皆喜爱武术,禹襄应乡试武科,内场文策, 轻易通过,惟技勇弓马,则暴龙门,发奋追随杨禄禅习武,折节以交, 露禅以武氏为邑中望族,亦倾心结纳,禹襄遂亦深通太极之理,犹以为未足,就打点行装应豫抚之聘顺道经陈沟拟拜访陈长兴,进一步探索太极拳奥秘,途经赵堡镇距陈沟不足七里,投宿住店,店东告以陈长兴已故。 并介绍访赵堡镇陈清平,「研究月余,而精妙始得,神乎技矣」。 后来武氏有了两路炮捶,这些套路,现今李锦藩先生存谱和在少数门人中传授,惟很少外传。

到了清咸丰四年(1854)武澄清赴任河南舞阳县县令,在任期间,在盐店发现王宗岳太极拳经等五篇残抄拳经,后来武禹襄据之深入研究,承王宗岳太极拳论的法理,发其精微,参合兵法奇正虚实之机,参悟透澈,以其深厚的儒学修养, 将心得经验写出了「十三势行功心解」,「十三势说」,「打手要言」等文章,成为流行至今的重要太极拳经典。 武禹襄又以其心得创编了一套融技击养生健身为一体的新拳架,与露禅原有「十三势行功架」,并驾齐驱, 在广平府,杨武之太极拳同为绵拳,不作二家分论,虽拳架型有异同,但其内含义理,主导思想是一致的,至今武氏之太极拳广泛传播,与杨氏太极拳相映成辉。

返回

披荆斩棘

杨露禅有子三人, 长子凤侯 ( 生卒年不详 ) ,次子班侯 (1837-1892) ,三子健侯 (1839-1917) 。

杨凤侯在家乡承父业教拳,可惜英年早逝,有一子兆林,字振远。 受业于二叔班侯,凤侯主要传人是潘贵,再传李万成 (1872-1947) ,李万成传林金声 (1913-1988) 。 现今永年南关一带练杨式太极拳的大多数为林金声所传。

杨班侯对太极拳特别爱好,勤学苦练,幼时,禄禅曾聘武禹襄教其习文。 然班侯性不喜文而好武,得父传,有宿慧,多心得,擅大枪。 清咸丰初年,盗匪四起,直隶广平府与山东交界地方 河清县 常发生劫官车船大案,京城震惊,京都「得胜镖局」失六王爷镖银,招聘天下武林高手, 闻名来到广平府,经知府夏家鼎邀得杨露禅父子入局,打败对手,讨回镖银。 被六王爷聘用为王府拳师,时维咸丰六年 (1856) 。 班侯十九岁。 擅大枪, 其大枪上有特别标记,因此凡运送标车上插上班侯大枪,绿林中人,自不敢妄动。

随后,因京城政局变幻,露禅父子旋里,直至同治五年 (1866 年 ) ,经武汝清推荐,到北京天义酱园的张家教拳。 露禅偕班侯, 健侯应邀同赴,并教授惇亲王子侄练习太极拳法,与此同时,有位名叫广科的,也爱好武术,并早在东四北六条胡同内设场,请河北省雄县刘仕俊教授岳氏连拳。 杨到京后,惇王又向广科推荐。 广科乃在北新桥香饵胡同内设场,由杨教授太极拳。 于是当时乃有 " 东场 " 、 " 西场 " 之称。

西场因成立在后,又加上太极拳尚未为北京人所熟知,认为 " 柔软无力 " ,不久学习者竟如星云散去。 于是杨班侯乃返回故里。 其父杨露禅, 认为西场之功竟废于一旦,深为可惜。 遂亲身来京,此时杨露禅年已七十岁,悔人不倦,仍在西场设教。 数年后,遂有 " 凌得其筋,万得其骨, 全得其皮 " 的三位杰出门徒出现 ( 凌山、万春、全佑三人是杨露禅的得意弟子 ) 。 以此太极拳乃在北京开始流传。

杨健侯为露禅第三子,号镜湖,性格温和敦厚,长期在北京教拳,其拳刚柔并济,实臻化镜。 发劲尤妙,不轻与人较。 健侯手、眼、身法甚准,并善发弹,发无不中。 赏观察北京某戏院,台上演武者单刀失手飞池座,健侯挥手返其刀,无稍偏,四座惊奇 !

杨氏父子进王府后,其间挫败许多来访较技者以及王府拳师,从此「杨无敌」名震京都,王公贵冑纷纷递帖拜师,使太极拳在北京广为传播。

光绪皇的老师翁同龢看杨禄禅与人比试时,高兴地对王公大臣们说:「杨进退闪躲神速、虚实莫测、身似猿猴、手如运球,获太极之浑圆一体也。」随即亲手写了一副对联赠给杨禄禅。 对联是:「手捧太极镇寰宇, 胸怀绝技压群英。」

返回

虎山行 ( 杨氏太极拳往事考 - 郝宏伟 . 郝金祥 )

据河北永年县志记载:「杨班侯像貌清,富有膂力,幼承严父真传, 学拳悟性极高,闪腾袭击,变化莫测,尤擅太极大杆技术,掌握了太极拳的奥秘。」又据「神主」牌上录下的资料,得知这位太极拳名家出生于道光十七年 (1837) 三月初五寅时,卒于光绪十八年 (1892) 六月廿九日末时,他在旗营中的职衔是「武德骑尉」「载蓝翎」「六品」元配夫人易氏,继配郝氏,子兆鹏。

清同治年间,杨氏父子在六王府教拳。 当时五王府在有一个拳师名叫刘仕俊,人称雄县刘。 雄县刘精于技击,体格魁梧,擅长鹰爪功,在五王府教拳时,常听人言,杨氏父子被称为「杨无敌」,心存妒忌,极不服气。 某日杨班侯与朋友在街上饮酒,席间一朋友问班侯:「如与雄县刘比艺那个能赢?」 班侯笑答:「刘师傅赢,我比他不上」。 这时刚好刘师傅一徒弟在旁边听到竟添油加醋向刘师傅诳称,杨班侯自夸功夫高明,如果比武,刘师定败于手下。

刘师因对杨氏父子存有妒忌,对徒弟所说也不加思考,便怒气冲天通知五王要与班侯比武。 消息传到六王府,杨露禅朝着班侯呵斥道:「我们父子来京教拳,立足未稳,怎敢惹事生非,况且雄县刘,名震南北决非等闲之辈 ! 」喝令班侯速去五王府向刘师傅请罪。

班侯听罢一言不发,「咕咚」一声双膝跪下,说道:「父亲莫再生气,我们武术行当,宁争一口气,不服三口血,请父亲准备芦席一领,如若我胜得雄县刘,京城有我父子立足之地。 如若败在他手,父亲用芦席裹我还乡,孩儿再生来世永不闯荡江湖 ! 」次日杨氏父子登门向刘师傅拜访。 席间二人相见话不投机,迫于无奈,班侯与雄县刘交手,班侯化打从容,雄县刘步步紧逼,正当雄县刘去抓班侯之际,杨班侯说时迟那时快,使了个提放术,雄县刘腾空而起,正好摔入院内金鱼缸内,缸被砸成粉碎,雄县刘满面愧色,但还不服气,提出要班侯明日四排楼再比器械。 比武结束, 杨氏父子告别回六王府。 在相送杨氏父子时,雄县刘又做手脚,班侯在前,雄县刘随后,六王、杨禄禅跟其后,正当班侯不注意时,雄县刘使出鹰爪绝技,伸手去抓班侯头颅,谁知班侯会听风,顺势用了个闪通背,把雄县刘扔在大街中央,班侯一个箭步裁捶上去,就要结束雄县刘性命,这时被杨禄禅喝住,并顾刘说:「刘师傅你太不重武林义气了吧,不该暗中伤人。」

第二天,杨班侯骑着白马,带着一丈三尺的白腊杆,来到四排楼,谁知雄县刘带领徒弟早已悄悄离开了京城回老家去了。 从县志记载这则比武事件来看,杨班侯艺高胆大,是有争强必胜之心,然而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,要吃武术这碗饭,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。 同时也道出了杨班侯的高尚武德及在比试交往中的处事原则。

返回

世泽延绵

杨家父子饮誉京华,授徒甚多,除京师及北方各地外,在永年故里之得意弟子有教莲堂,何营村的陈秀峰及李莲芳、张印堂、张信义等,实开邑中尚武之风。 张印堂是南门内高升店掌柜。 张信义住北仓门街,传弟子冀福如,再传门人甚众。

杨氏家族到了第三代:

杨凤侯 有子振远,字兆林,技得乃叔班侯传,名镖师刘瀛洲之子刘东汉,及李香远投教,俱得其传。 卒于民国初年,故传人不多。

杨班侯 有子兆鹏 (1872-1930) ,字凌霄,在乡习拳于陈秀峰,后从兄澄甫,曾南游浙,广西。 授拳为业。 外孙白忠信亦正脉相承,授拳广府。

杨健侯 子三, 幼随身伴习艺 ; 长子 兆熊 ( 字少侯 1862-1930) , 性刚勇,有乃伯遗风,授拳各地得其传者有许禹生、尤志学、田兆麟等。 次子 ,兆元 ( 早丧 ) ,遗一女杨聪,许赵氏,生侄外孙赵斌老师及女赵桂珍,赵桂珍许配傅钟文,俱为近代太极拳名宿。

杨兆清 ( 字澄甫 1883-1936) 杨健侯第三子。 体型魁梧奇伟,而温良敦厚,不改父风,其拳外柔如绵,内刚如铁,引人发人,皆有独到功夫。 拳势开展而紧凑。 将太极拳由北京传播到南方,门人甚众,遍及全国,为当代大宗师。 澄甫门墙桃李甚盛,有陈月坡,杨兆鹏、武汇川、田兆麟、董英杰、牛春明、桂亭、李得芳、李雅轩、陈微明、杨凤岐、张钦霖、崔毅士、杨振声、杨振铭、杨振基、张庆麟、匡克明、郑曼清、濮冰如、郭荫棠等等。

经辛亥革命,清室逊位,王府气衰,风光大不如前。 此时杨澄甫在京助父授拳,并将授拳对象广泛面向社会,先受聘于北京师范学校为武术教师,一九零七年又受聘于北京消防队授拳,直至健侯公于民国六年辞世。 澄甫公住慈恩寺,且在中山公园公开广收徒众,大张声势,使太极拳更广泛受社会各阶层人仕认识喜爱。 正是「旧时王谢堂前燕,飞入平常百姓家」。

北伐成功后,中央政府迁都南京,北京市面渐显箫条,当时随社会活动中心南移,一九二八年三月张之江等创立「中央国术馆」于南京,一九二九年杨澄甫应邀受聘为太极拳教授,继而各省纷设国术馆,一九二九年杨澄甫受聘为「浙江省国术馆教务主任」于杭州。 一九三零年安家上海,应邀往武汉、南京上海、福州、广州等地授拳。 至一九三四年举家迁广州长住, 到一九三六年初返就医, 三月三日在上海逝世。

返回

正脉承传

杨澄甫长子杨振铭 ( 守中 1910-1985) ,八岁随父习拳,年十四解悟拳经, 并通晓刀、剑、枪各法,为父助教,年十九赴安徽芜湖授拳,年余,转任教于南京交通部审计处。 此后随澄甫公仆仆于、浙、闵、粤间,一九三六年澄甫公北返逝世。 守中师乃肩负重任,继承家业,辅育三弟, 可惜时局急变,抗日战争全面开展,广州沦陷,守中师在悲痛中孤身上路, 撤退后方,渡过了艰苦的岁月,日本投降后,重返广州,从头收拾旧部,再展教席,并召二弟振基南来分担教务。 未几,内战,战火南延。 守中师乃于一九四九年 携眷移居香港。 初踏足于香港元朗,遇同道 张世贤 君,蛰居元朗三年之久,张世贤事守中师亦友亦师,期间人材辈出,太极名家张世贤、黎学笋、叶大德、邓煜坤、宋耀文、伍宝钊等,都是守中师来港最初传人。 元朗也就成为香港杨家太极拳的发祥地。

一九五三年守中师正式定居香港,在香港骆克道三一五号四楼,设馆授徒,从学者甚众,社会稳定,经过三十六年辛劳施教,满门桃李,遍布海外 。

门徒三人,首徒叶大德, 2004 年四月在香港身故。 英国太极拳名家陈泽强,美国包德辉俱为其入室弟子。 第二位是朱振舜,在美国波士顿设馆授徒三十多年,蜚声国际。 第三位是朱景雄,设馆于英国伦敦,游教于欧洲各国。

一九八五年三月七日,一代宗师杨守中居家,无疾而终,享年七十五岁。 门徒三人,女儿杨帝儿、杨玛利、杨伊利、继承其技艺。 资深门人,罗琼、马伟焕、徐滔、马容根等,长期追随亦得其真传,并邀集同门,奉杨振基、杨振铎、杨振国三位师叔手谕,成立香港杨式太极拳学会,推马伟焕、罗琼为创会会长,以锻炼身心健康为目的,继承传统武术文化致力推广杨式太极拳。 于2002年应香港中国国术总会建议,正式注册为香港杨式太极拳总会,余霭祥老师获推选为首会长,领导总会继续进行推广和研究活动。

返回

风华正茂

杨家太极拳的第四代传人,杨振基、杨振铎和杨振国已是硕果仅存,举世敬重,而第五代亦渐老成凋谢,所幸自此新的一代成长了更多杨氏太极拳栋梁之材。 他们深俱现代文化知识,有祟高理想,胸怀壮志,负上历史使命,正积极致力弘杨我传统武术文化,推广正统杨式太极拳,为增进人类身心健康,家庭幸福,社会和谐而努力。 使太极拳重纳传统武术文化的正确轨道上发展。

返回